安顺职业技术学院——心理健康教育指导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应用心理 >> 终结拖延症的新方法

终结拖延症的新方法

2019/10/11 16:34:00 [发布者]心理健康教育指导中心 点击:80次

转自心理学空间网

 终结拖延症的新方法1.gif

拖延症患者请注意:如果你已经尝试通过加强自律来改变这一症状,却仍然无法按时完成任务,或许你该尝试点新方法了。有一个新方法是:检查自己的情绪

拖延症患者通常试图回避较难的任务带来的焦虑或不安,他们会通过上Facebook页面浏览或者小睡一会儿等活动以修复自身情绪。但据正在研究这一课题的加拿大渥太华卡尔顿大学(Carleton Unive-rsity)心理学副教授蒂莫西·皮切尔(Timothy Pychyl)称,当这些人需要直面错过截止日期或者最后一分钟做出仓促努力的后果时,这一被研究人员称作“向好心情投降”的方法会让他们感觉更糟。皮切尔博士是2013年出版的《解决拖延症难题》(Solving the Procrastination Puzzle)一书的作者。

心理学家和时间管理咨询师越来越多地倾向于采用一种新策略:

    为帮助拖延症患者看清某些试着情绪修补的努力会如何坏事,同时学会以更有效的方式调节自己的情绪。

前两年的若干研究显示负面情绪可以阻挠自控力,该新方法正是根据这些研究总结而成。新方法弥补了既有的时间管理方法的空白,这些既有的管理方法强调通过采取新的管理规划体系或者锻炼身体等行为改变来增加毅力。

家住盐湖城(Salt Lake City)的吉塞拉·乔多斯(Gisela Chodo-s) 是两个学龄儿童的母亲,还是一名非全日制的计算机专业学生,她说,她有一个对打扫车内卫生拖拉的习惯,要等到她的车内扔满了玩具、零食外包装、快餐打包袋、铅笔和其他东西,让她在把车停在公共停车场或送别人一程时都会尴尬万分时才会去打扫卫生。

她在2012年偶然看到了皮切尔博士的播客,意识到她就是通过告诉自己晚一点再解决难题来让自己感觉好一点。她说:“我就是想摆脱焦虑情绪,不让自己难受。”她经常有的焦虑情绪包括感觉工作做得不够好,或者其他人会表示不同意等。

乔多斯说:“情绪是核心问题,了解这一点激起了我稍许斗志,对自己说,好吧,现在我是觉得不舒服,但(如果不做完的话)我会更不舒服。”了解这一点帮助她更加频繁地清理自己的汽车。她说:“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因为车子太脏乱而害怕别人往车内看了。”

研究人员设计了一本策略手册,帮助拖延症患者将情绪修补转化为对自己有利的方面。有一些是经过检验可靠的经典策略:皮切尔博士建议拖延症患者“马上去做,并且将马上去做的门槛设得很低”。他说,一旦明白情绪修补如何起作用,拖延症患者更有可能将这些技巧用于实践。他补充说:“真正的情绪改善来源于我们想要做的那些事,对我们来说重要的那些事。”

此外,他还建议拖延症患者练习“时光穿梭法”,也就是想象自己穿梭到了未来某个时点,想象一下停止拖拉完成一项任务时的好心情,或者无法完成该任务时的糟糕心情。魁北克省舍布鲁克(Sherbr-ooke)毕索大学(Bishop's University)的心理学教授富斯奇亚·西罗伊斯(Fuschia Sirois)称,这能够修正拖延症患者陷入当前的焦虑和惶恐以至于无法想到未来的心理。西罗伊斯还主笔了有关这一课题的涉及4000人的一项研究的论文,即将于近期出版。

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的软件工程师肖恩·吉尔伯森(Sea-n Gilbertson)2012年读到了皮切尔博士的一本书。此前他曾尝试过其他时间管理方法,例如记录自己每天的态度等。他说,以前的方法不够深入,未能帮助他看清自己的情绪是如何阻碍了行动、阻碍了将之转化为更为积极的态度。使用时光穿梭法的时候,他问自己:“如果拖拉会有什么不太好的事情发生?这会不会反映在对我的评价之中?这会对我的声誉造成何种影响?这会影响我的升迁和奖金吗?”

近期在给一种帮助医生预防坐轮椅的病人生褥疮的医疗器械原型机编程时,他就使用了这一方法。他想象项目顺利完成,令客户和老板都满意时他也会心情大好;他还设想病人会减少病痛,幸福快乐地生活。由此产生的乐观情绪传递给他正能量,使他更快调试了机器,并在三个月内按期完成了任务。他称,客户十分满意,“仅仅跟他们谈话就是件乐事”。

芝加哥德保罗大学(DePaul University)心理学教授约瑟夫·费拉里(Joseph Ferrari)和其他研究人员做的一项研究显示,约20%的成年人声称患有慢性拖延症。其他研究显示,大学生患有拖延症的比例可能高达70%。费拉里博士近期参与了论文合着的一项针对22,053人进行的研究发现,这一习惯预示着更低的薪水和更高的失业可能性。

拖延症同时预示了一些长期问题,例如没有储蓄退休金以及忽视预防性医保等。研究表明,男性比女性更拖拉,研究人员猜测这一习惯在男性总体受教育年数比女性少这一趋势中起到了一定作用。

多伦多约克大学(York University)的心理学教授戈登·弗莱特(Gordon Flett)称,多数拖延症患者即使在推迟事情的时候也会打击自己,不断重复诸如“为什么我不能做应该做的事情?”或者“我应该更有责任感”等负面想法。弗莱特博士说:“这些消极的内心对话反映了他们对自己的担心和怀疑。”

另一种自我宽恕的情绪修补策略旨在消除内疚和自责。卡尔顿大学心理学副教授迈克尔·沃尔(Michael Wohl)于2010年主持的一项研究显示,那些在准备某课程第一次考试时拖拉但原谅自己的大学新生在下一次考试时就不会那么拖拉了。

托马斯·弗林特(Thomas Flint)通过阅读包括西罗伊斯博士和皮切尔博士的研究等自我调节方面的文献学习了这种方法。他在近期搬家到新泽西州苏埃尔(Sewell)的新居时就采用了这一方法。他没有因为没能及时把堆在车库的箱子拆开而责备自己,而是决定原谅自己,然后从一件简单的事情开始起步。他说:“我告诉自己,好吧,现在拿出一小时,就把电视机装好就行。”之后他会看一个电视节目作为奖励。他表示,允许自己一步一步完成任务就是胜利。